当前位置: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 社会资讯 > 但保险公司仅同意按事故主要责任进行赔偿,被

但保险公司仅同意按事故主要责任进行赔偿,被

文章作者:社会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17

[摘要]交警部门认定,曾宝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崔贝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叶华、罗贵不承担事故责任。

为豪车兰博基尼买下巨额保险,孰料发生车祸后保险公司拒付全额保险金,与保险公司多次协商未果,兰博基尼车主把保险公司告上法庭。28日,江苏省滨海法院一审判决保险公司按比例承担70%的赔偿条款无效,需支付原告全额保险金358000元。

:2008-12-22 08:07:00

许多城市道路、高架等设置隔离护栏以维护交通秩序,避免行人、车辆乱窜、乱行。但有的行人为走“捷径”,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去翻越道路隔离护栏。近日,记者从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获悉,90后女孩崔贝为了走“捷径”跨越桥面中间隔离护栏引发交通事故,不仅自己受伤致残,还被判决赔付他人汽车修理费7万余元。

2012年8月9日,某公司为其所有的兰博基尼ZHWBE37S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不计免赔损失险保险金额为6480300元,保险期限为一年。

本报讯 一辆重型半挂车在行驶过程中,后轮轮胎突然爆裂,致路面石子蹦起,砸伤路边的行人。日前,岚山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依法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24074.60元。

2014年2月8日21时,被告曾宝驾驶赣BY68XX号小型轿车在赣州市章贡区沿飞龙大桥由北往南行驶至桥面路段时,与由东往西跨越道路隔离护栏的行人即被告崔贝及同向在前叶华驾驶的赣B626XX号轿车、罗贵驾驶的赣BT77XX号小型轿车发生碰撞,造成崔贝受伤住院及车辆、隔离护栏损坏的交通事故。

2013年2月20日,吴某驾驶该兰博基尼轿车沿滨海县205县道由南向北行驶时,与同方向杨某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碰撞,致双方车辆发生部分损失。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吴某负事故主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兰博基尼车主共支付修理费358000元,后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和保险公司就理赔事宜多次协商,但保险公司仅同意按事故主要责任进行赔偿。

2007年9月,驾驶员朱某驾驶重型半挂车沿日照市岚山区日夏公路由东向西行驶的过程中,该车后轮轮胎突然爆裂,致路面石子蹦起,砸伤站在路边的原告郑某,造成郑某构成十级伤残。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朱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郑某不承担事故责任。经查明:肇事车辆的实际车主为被告胡某。该车在被告日照市某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并挂靠于日照市某运输公司,但其支配权及运营收益均归属于胡某。

交警部门认定,曾宝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崔贝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叶华、罗贵不承担事故责任。王强为此支出修理费为238278元,价格认定费5718元,还为此支付停车施救费730元,共计244726元。被告曾宝驾驶的赣BY68XX号轿车在赣州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责险。

28日,滨海法院对此案进行审理。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投保车辆的驾驶人员吴某在本起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根据该公司保险条款第二十六条规定,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所以在该起交通事故中,保险公司只应当承担原告投保车辆驾驶人吴某在事故中所负的主要事故责任70%的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驾驶员朱某驾驶的机动车轮胎爆裂,致原告造成损害,其主观上具有过失,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胡某作为朱某的雇主,对其雇员从事雇佣活动中给原告造成的损害,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日照市某运输公司虽系肇事车辆的挂靠公司,但其对挂靠车辆不享有支配权,亦未从中受益,根据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被告日照市某运输公司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但保险公司仅同意按事故主要责任进行赔偿,被告日照市某运输公司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因为赔偿事宜协商不成,王强遂将曾宝、赣州某保险公司、崔贝等诉至章贡区人民法院。法院最后判决被告赣州某保险公司赔偿王强汽车修理费171908.2元,被告崔贝赔偿原告王强汽车修理费72817.8元。

法院审理认为,合法的保险合同关系受法律保护,原告在被告处投保不计免赔机动车损失险,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被告就负有在保险合同范围内依约赔偿的责任,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关于被告提出应当按保险条款中的约定进行赔付,法院认为该约定属于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依法应当承担的义务的情形,应当认定为无效条款,故被告的抗辩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本文由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发布于社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但保险公司仅同意按事故主要责任进行赔偿,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