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 社会头条 > 死刑看似小孩会跟人贩子陪葬,呼吁着建议国家

死刑看似小孩会跟人贩子陪葬,呼吁着建议国家

文章作者:社会头条 上传时间:2019-10-14

问:你赞成拐卖儿童的人贩子应该判死刑或者终身监禁吗?为什么?

17日,朋友圈突然被广大网友刷屏:“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拐卖儿童判死刑!买孩子的判无期!”相关话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争议,大量网民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表态支持一律死刑,法学界、社会学界则多从专业角度提出反对意见。事实上,拐卖妇女儿童情节严重的罪犯被判死刑,在我国不是没有先例;至于“是否该一律判死刑”,则成为争论的焦点所在。

图片 1

图片 2

死刑救得了孩子吗?

经常听到家人朋友,在看到新闻报道,又出现人口贩卖事件时,大都义愤填膺的表达出“人贩子真该判死刑”的想法,关于这个观点,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

我选死刑,因为孩子可能在某处在被人贩子蹂躏,不论是侵犯,还是故意伤害,甚至是做解剖实验,都足以让孩子生不如死,且无论哪一条都足以让人贩子判死刑。死刑看似小孩会跟人贩子陪葬。但是人贩子诞生的代价也会变高,当你决定做人贩子,第一次做人贩子,你倘若失手必死,你倘若成功,结局你可能有机会带个孩子一起死,但是如果你被捕了,小孩还没死的情况下,你死了。小孩迟早能找到,且犯罪成本那么高,到了人人喊杀,无论是法律层面,道德层面,都杜绝了人贩子,同时也杜绝买家的存在。这样人贩子其实是没有了任何市场,那谁还冒险去捉小孩贩卖小孩呢?且贩卖人口本身就是十分恶劣的行为,其恶劣程度远超吸毒贩毒,理应判死刑。且不判死刑,十年后人贩子出来,一样可以对那些小孩继续下手,看似小孩还活着,但是家庭中的父母心都死了,且谁能保证,不判死刑,人贩子久不会杀人呢?就因为我们对人贩子的憎恨还到达不了顶点,所以才会有人出来做人贩子,因为我们不够狠的捉人贩子,所以他们才那么猖狂。人贩子把小孩带到穷乡僻壤死了真的没人知道。如他们有渠道将小孩拿去做试验就更加难捉到,因为小孩不像大人,处理尸体远比成年人容易。当然能将小孩拿去做实验的,大人的尸体他们一样有能力处理。小孩死亡很难被发现的原因,就是小,人贩子回家的时候只要让邻居看到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到家将小孩弄死,不论是埋自己家,还是在打包出去,找个悬崖峭壁扔下去,怎么查?。所以我们就需要将人贩子诞生的概率降到最低,方法就是将代价升到最高。人贩子在作案途中被发现,只需要尽快击毙就行了,避免孩子和他们一起死。击毙往往是拯救人质最安全的方法。那些已经被贩卖的小孩,就只能说更耐心的去寻找了,找不到也没办法。但是对于人贩子我是零容忍度。拐了十个小孩,被捉了,开始谈条件,你要是不判刑,或者判个一两年,就告诉你五个被拐小孩的地址。你要是判十年,就说两个出来。为什么有五个就是死活也不说呢?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反正进去都在假装认罪,第一次拐,有证据指出拐了最少两个就假装承认就拐了两个,两个都告诉你,然后判个十年,他出来后,不用为死了都小孩买单,甚至还可以继续拐卖小孩。呵呵。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不死刑的好处。我都想替人贩子,谢谢你们这些人,那么替他们着想。

法学博士姜晓妍女士称:作为一个孩子的妈妈,我个人非常非常愤恨人贩子!可是,正因为学过几年法律,让我学会理性、客观的看待问题。首先,死刑对犯罪的震摄力非常有限,故意杀人罪的首选是死刑,可现实是故意杀人的犯罪无法禁止;其次,如果判人贩一律死刑,那人贩子就会成为活在刀尖的亡命之徒,中国人都知道,亡命之徒可怕且不好抓,把人贩一律判死刑,更可能的是把被拐的孩子陷入危险境地,也增加警察抓捕的困难;最后,我学程序法的,在心里对犯罪嫌疑人有一种无罪推定情结,不管多么罪大恶极的嫌疑人都要给予辩护的机会,而不能一律判死。

“人贩子判死刑”事件:是“民意”铸就了罪大恶极,应该说是,直接干脆,简单又暴力的处事手法。

不支持拐卖妇女、儿童者死刑,但应该重判(20年到无期、极重罚金)先别骂,理由很简单,我们应该极力避免犯罪分子在关键时刻鱼死网破。

法学博士齐晓伶:因为人贩一旦即将被抓,就会面临死刑,亡命之徒会怎么对待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带着一起被抓?孩子得到解救?

只要这个社会还在谈论着金钱,只要人心还是贪婪的本性,那么“人贩子应当一律处以死刑”这句呼吁就没有消失的可能。因为,人被当做了物,被进行买卖,被当做工具用来挣钱,可以随意残害,尤其是这类被害人群集中在幼儿身上时,我们的良心更是无法屏蔽这一恶行。

拐卖儿童无非就是为了钱。所以要消灭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我们应该花大力气消灭买方市场。拐卖妇女、儿童者重判,购买妇女、儿童者死刑,知情不报者重判(20年至无期,所有知情不报者都要处以极重罚金)

广州律师张慧:犯罪分子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应该遵循罪刑法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简言之,就是重罪重判,轻罪轻判,罚当其罪,罪刑相称。不应该一刀切、所有的人贩子都应该判处死刑,应该根据具体的犯罪情节来做判断。现实中,有不少人贩子贩卖的儿童,是由其亲生父母主动出售的,人贩子在中间起中介作用。并且,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通过严刑峻法来震慑犯罪,不是最好的办法。不是说法律越严苛,犯罪行为就越少发生。也就是说,死刑未必能根治人贩子问题。“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很多国家死刑废除后犯罪率并没有随之增加,而是降低了。废除死刑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大趋势,我们国家近年来实际上也在减少死刑。”

大量的图片,视频,文字在网络被疯狂转发,呼吁着建议国家修改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将拐卖儿童的罪犯直接判处死刑,并且买卖同罪。

至于交不起罚金的,根据金额去牢里蹲着吧!罚他一个足够在牢里蹲300到400年的金额就行。

知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院长顾永忠教授:对于非暴力犯罪判处死刑,要尽早争取废除。“刑法的威慑力实际上是有限的,杀人要偿命,但自古以来杀人的事从来没有断过。关键是作案的人没想到犯案后就会被追究。刑法的威慑力不是没有,而是不要把它神化了,它不是万能的。”

这是一条绝对的死亡条款,不给犯罪分子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理解大多数人的愤怒,但是死亡并不能阻止人口买卖。只要有人想买,就有目无法纪者铤而走险。更有效的做法是大幅度提高犯罪成本。再加上对犯罪源头(也就是购买者)的严厉打击。

对于罪行严重的人贩子应该判处死刑

如果说贩卖的对象不是儿童,而是财物一类的东西,无疑我们会认为,这个呼吁,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归根结底,懒、穷、丑、有特殊癖好不是错,但是跑出来违法乱纪恶心别人就是不对了。所以,给个社会性死亡,在牢里劳动改造到自然死亡不是很好吗?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表示,对罪行严重的人贩子应当判处死刑,否则不足以震慑此类犯罪。就此话题,陈士渠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拐卖儿童罪的起刑点就是5年,最高可以判处死刑。并不是说当前我国对人贩子的处罚不够严厉,实际上,这些年国家对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直都是从重处罚。自己提出这个建议的初衷就是,今后在处罚罪行严重的人贩子时应多使用死刑。(2015年3月4日《广州日报》 记者肖欢欢)

然而,当儿童成为对象,我们就认为理应如此。

至少得在额头上纹上罪名(不准任何遮挡,如果遮挡,就随身绑缚40分贝的扩音器念“这是人贩子”),手脚上带上有明显标识、特殊显眼颜色的跟踪器,每个星期必须到警察局和社区报到,各城市主要路口、商场、广场、学校等人员及小朋友密集地设置大屏幕,滚动播放相片及罪名,定期由所辖警察局和社区联合组织带领下到各学校进行宣传,这一套下来,估计它们自己都不想活了

有网友们对人贩子判处死刑会刺激人贩子铤而走险、威胁到被拐儿童的安全,陈士渠表示,人贩子拐卖儿童的初衷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是威胁其生命安全,所以这一点不用担心。

一切人贩子都该死,因为他们的犯下罪恶。

你神经病,有毛病,天天问这个问题!你是人贩子吧,先先了解一下民意好犯罪?告诉你,人贩子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当前对买方处罚偏轻

如果说,人贩子在拐卖儿童的时候是丧失人性的,那么如此不假思索的,不做任何区分的,一律给予人贩子死刑待遇,又何曾不是人性迷失的另一种表现。

我支持人贩子死刑,购买者同罪!拐卖一个就判死刑,而且是株连九族,让人贩子全家人陪葬,一人拐卖,全家受害,看以后谁还会做这种犯罪的事

人贩子固然可恶,但法律界人士指出,当前对买孩子的买方处罚偏轻,也是拐卖儿童案件多发的重要原因。

一、愤恨并非无源之水

不赞成,起码我不赞成无差别死刑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李雪松院长曾侦办多起拐卖儿童案件。通过对近年来发生在当地的拐卖儿童犯罪案件分析,他认为,人贩子之所以猖獗,一是销路顺畅,有较大买方市场。受封建传统观念影响,一些人置法律于不顾高价收买儿童,以延续香火或显示家庭人丁兴旺,这就为人贩子拐卖儿童提供了市场。二是高额利润,诱使犯罪分子铤而走险。三是作案易得手,不易被揭发。拐卖儿童较之拐卖妇女更安全,即便日后儿童被解救也无检举揭发的能力,无法指认罪犯和提供证据,从而使犯罪分子可以逃避打击。

为什么如此仇恨人贩子,以至于呼吁一处,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尽是支持响应?因为我们没法给那些仍在苦苦寻找孩子的父母,以及至今仍然杳无音信的孩子一个更好的答复。

不要只想着严惩犯罪分子的解恨,还要考虑这样做的代价。

李雪松认为,当前的法律实践中,对买孩子的人成为打击盲点。在现实的打拐行动中,对人贩子的处罚都比较严厉,但对收买者则处罚较轻或者不处罚。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是造成买方市场需求旺盛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建议,对于买孩子的一方也应该严厉处罚。

人心素来柔弱,倾向同情弱者,在一张张被拐儿童,沦为残疾乞讨儿童的照片下,一张张父母悲痛欲绝的照片下,痛苦的根源追溯到人贩子身上,我们由此产生了极大的痛恨,恨不得将他们剥皮吃肉,可又受制于自己不能违法,所以只好寄希望于立法,希望人贩子一律死刑,买卖同罪。

如果贩卖人口都会判死刑,那人贩子可能会持枪,可能制造更大的社会隐患,遇到盘查时很可能会狗急跳墙,用武力对抗警方,甚至会挟持儿童做人质。最终造成警察伤亡甚至儿童的命也保不住。

全国人大代表王军也表示,当前对“收买”被拐儿童方面的打击力度太小。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收养或收留方没有虐待行为,就可以免于处罚。只有加大了对买方的处罚力度,拐卖儿童的主要渠道和动机就被卡死了,相信拐卖儿童的行为也会减少。

我们没法让伤害,得到复原得到弥补,索性让施害人得到最严厉的惩罚,我们单纯地以为这种杀一儆百的残酷性,足以威慑到隐藏在未来的同类犯罪。

原来判个十年八年的事,闹出人命的概率不大,因为不死人是一种量刑,死人又是一种量刑,死与不死区别非常大!人贩子也不傻真到了逃不掉的时候知道哪种选择对自己更有利。你非要搞成死刑,被抓住就完蛋,那他一定会像毒贩一样拼死一搏的,只要能逃掉杀多少人都无所谓!!

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打击拐卖儿童行为”的提案,他建议加快完善立法、增强全民“反拐”“治拐”的意识和能力。

二、反对呼吁并非无情

一个是不判死刑,孩子会在你不知道的某个地方生活下去甚至很可能会被找到。一个是判死刑,孩子很可能会陪葬,就算活着也不可能被找到。你选哪个?我选前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1条第六款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许钦松认为,这一法律规定应该修改。“目前拐卖儿童之所以猖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买方市场的持续旺盛。买方一般不会受到刑法的惩罚,很多经济欠发达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家庭,购买被拐卖儿童的行为没有后顾之忧。”许钦松说。

《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是对拐卖妇女、儿童罪的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我的建议是,如果孩子健康且被找到了,人贩子应该轻判。如果孩子出事了或者找不到了要严惩,可以死刑!

国家近年来已对人贩子加大惩处力度

(一)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

一个孩子被拐卖造成的恶略影响会使一个家庭家破人亡,让红红火火的家庭走向衰败。应该判死刑。不仅人贩子自己受到惩罚,还要株连(她)他的子女上学、就业,她(他)将财富建立在一个家族的痛苦之上,只惩罚他一人不足以泄民愤。要让他的子女后代都要替他赎罪。只有这样重的刑法才能让那些人贩子缩回她罪恶的魔爪。

北京市益家家事律师团崔利民律师表示,根据《刑法》的规定,犯拐卖儿童罪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拐卖儿童3人以上的;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儿童的;造成被拐卖的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将儿童卖往境外的。

(二)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

车裂!五马分尸!柱刑!竖棍刑!十字架!蚁刑!炮烙!蒸刑!千刀万剐!人类历史上所有残忍无下限的刑罚对于人口拐卖者均可适用!

实际上,近年来,国家已对拐卖儿童的人贩子明显加大了惩处力度。人贩子被判处死刑,已经不是头一回了。2012年6月,公安部督办的云南蒋开枝重特大拐卖婴儿犯罪案在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庭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蒋开枝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彭庆托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三)奸淫被拐卖的妇女的;

对于拐卖妇女儿童者!没有人性下限!各地方可以根本地方特色施行!

1988年至2008年间,蓝树山单独或伙同他人在广西宾阳县、巴马县等12个县,钦州市、凭祥市、贵港市、河池市等地,先后将被害人韦某某、黄某某等三十多名3至10岁男童拐卖。蓝树山拐卖妇女、儿童,非法获利共计50余万元。

(四)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

应该死,因为一个儿童的失踪会造成多名家人亲亲朋友等精神上受到伤害,受到伤害的人一定会减少寿命。所以应判死刑,但不应该是枪毙,应该垛脚垛手再坎脑瓜子。让它受尽折磨再死,杀鸡儆猴。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其拐卖妇女、儿童人数多,时间长,主观恶性极深,社会危害极大,依法判处其死刑。后经二审维持原判,目前,蓝树山已被执行死刑。

死刑看似小孩会跟人贩子陪葬,呼吁着建议国家修改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五)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儿童的;

我支持买卖儿童的人贩子,都执行死行,而是马上执行,不用等法院判决,只要买卖过儿童的,马上让它死!!!!多一天都不让他活,狠心的人败子!!!!

【网友麦姐:我为什么不支持人贩子一律死刑】

(六)以出卖为目的的,偷到婴幼儿的;

当然赞成。因为他们给家庭带来长期的痛苦,失去孩子比死更加痛苦啊!

这两天朋友圈被支持人贩子全部死刑的帖子刷屏了,新一轮的“是中国人就转”、“是妈妈就转”以新的形式死灰复燃,瞬间点燃了一大群妈妈的激愤。这些文章的共同特点都是,先放一批催人泪下的被拐卖儿童惨状的照片以及父母伤心欲绝的照片,充分激发读者的同情和共情,然后把矛头指向人贩子,最后指向立法,群情激昂地喊出:呼吁人贩子一律死刑,呼吁买卖同罪。就好像我们的立法机构都是纵容人贩子的帮凶,竟然能容忍这些没有人性的人活在世上。

(七)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近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作为一个母亲,我也完全无法想象失去自己的孩子是怎样的痛苦,看到那些照片我也会伤心落泪。但无处宣泄的愤怒不能找错了出口,法律的制定永远建立在理性地基础上。

(八)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的。

我为什么不支持人贩子一律死刑?

对人贩子的违法行为根据性质和情节作出相应的区分,从而定罪量刑,这不是什么刑法对人贩子给予的特殊善良,这只是刑法真实的面目,正是追求一种罪责刑相适应的恰当匹配。

罪轻罪重,刑罚必须有所区别,否则无论犯什么罪,只要你觉得伤害了我们大家的感情,不能接受,就全判死刑,社会还怎么安定?如果轻罪重罪刑罚一样重,那犯下轻罪的人会为了掩盖自己的轻罪而不惜犯下更可怕的罪行。有了轻重,才能让罪犯会有一个趋利避害的考量,至少不至于为了掩盖轻罪而犯下重罪。

罪责刑相适应所追求的理想状态是重罪重罚,轻罪轻罚。立法上如此设定的目的就在于给正在实施犯罪的人一个可以考虑行为是否继续的余地,以及对于已经发生的后果是否进行补救的可能,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如果轻的行为已经达到目的,便无需实施重的行为,以免遭受重大惩罚。然而,如果立法上不将轻重作出区分,而是一概而论,鱼死网破也是人的一种反抗心理,结果已经最坏了,也就无所谓更糟糕一点了。

举个例子:一个人拐了一个小孩正在运去卖的路上,警察大规模追捕,逃跑很不方便的情况下,他该如何处理这个孩子。目前的刑罚来看,在人贩不是法盲的基础上,科学的方法是扔下孩子独自逃走。警察救到孩子之后一般不会再拼命追,而独自逃走的行动力也更强,容易逃脱。如果拐卖儿童一律死刑的基础上,科学的方法一定是杀掉孩子独自逃跑,因为如果扔下孩子难保不被孩子识别相貌,而一旦被抓就是个死罪,杀人与否没有区别,那何不赌上一把,杀人灭口。

就不可避免的存在一旦被拐卖儿童的线索有所暴露,就存在犯罪分子直接将孩子作为人质,甚至予以杀害,无疑加重了解救的难度,把“人贩子”直接逼为了“杀人犯”。

早在秦末年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就说过:“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秦国刑法规定,戍边迟到就死罪。那迟到是死、逃走是死、造反也是死,都是一个死,干脆干票大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现在强奸也是死、虐待也是死、拐卖也是死、杀人也是死,强奸犯完事之后一定顺手把被害人杀死,也不能让她报警提供线索。而拐卖儿童也就从单纯的生意变成了“砍头的生意有人干”了。不仅市场价格会被大幅度抬升,被绑架儿童的存活率也会大大降低。

三、死刑并非万能

所以,理性考虑,如果真的心疼这些可怜的,被拐卖的孩子,千万别冲动的要求一律死刑。毕竟被卖到一个没有孩子的普通家庭过上另一种人生,也比路上就被绑匪杀掉要强得多。

死刑是对一个人的最冷酷的处置,但即便如此,在这个死刑尚存的国域内,挑战死刑底线的违法行为也未曾消失过,故意杀人会被判处死刑,但每年因为故意杀人,而被判处了死刑的例子却仍然醒目,在呼吁之下不给人贩子留有活命的可能,其实也夺走了被拐儿童活命的可能,如此的行为建议,无非只是一种愤怒情绪的发泄方式,如果不幸成为立法,那么这种不幸不仅是犯罪分子的不幸,而是一种灾难式的波及整个社会的不幸。

有人认为,一律死刑对罪犯有震慑作用,使他们一开始就不会去拐卖儿童。这也是不可能的。贩毒也是死罪,大数额的贪污也是死罪,杀人更是死罪,古往今来,有杜绝过这些犯罪么?只要利益足够大,市场足够大,提着脑袋做生意的也大有人在。何况拐卖儿童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

立法应当体现民意,但却不能让民意左右,事实证明,民意的产生,推动都涉及了太多复杂的因素,既有幕后的利益趋使,也有受害人的痛苦发泄,更有起哄者的推波助澜。

延伸阅读:

  • 贩卖儿童判死刑刷爆朋友圈 80%网友赞成判死刑
  • “支持人贩子全部死刑”反对意见:或致被拐儿童陷险境
  • 朋友圈"人贩子一律判死刑"是营销吗?推广链接遭质疑

不让任何犯罪分子逍遥法外,让每一个违法行为都获得恰当的惩罚,刑法的威慑才能在有限的幅度的内,发挥最大的效用。

郑良旭于2017年9月2日。

   

本文由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发布于社会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死刑看似小孩会跟人贩子陪葬,呼吁着建议国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