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 关于我们 > 父子俩感叹了大好河山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拖

父子俩感叹了大好河山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拖

文章作者:关于我们 上传时间:2019-10-14

在铜仁,有这样一对父子,40几岁的父亲韩冰与24岁的儿子韩泽黎结伴而行,他们即兴而起,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别样“旅行”……

韩冰父子是地地道道的铜仁人,2019年8月底父子俩怀着对锦江河的崇敬,划着两艘皮划艇开始了从锦江河至洞庭湖的水上之旅。而这次长达720公里的旅途父子俩预计用15天去完成。

9月24日,历经29天,铜仁的韩冰父子划着皮划艇从铜仁市大明边城抵达了湖南省常德市洞庭湖边上,在长达20多天的水上旅程,父子俩感叹了大好河山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韩冰告诉记者:这是父子俩一生难得的经历。

图片 1

图片 2

中午,韩冰父子停靠在常德市的一个小码头,两人摆好餐具,将一些下火锅的小配菜和方便面煮成一锅,进行了这次水上之旅的最后一次补给和短暂休整,稍后他们将继续前行,预计下午抵达洞庭湖边上的汉寿县金菱村。

从铜仁划到洞庭湖,720公里的路程,预计用20天时间,划船到达目的地。这是他们在路上的第三天,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两父子的故事。

梵净山之水你究竟流向何方

图片 3

图片 4

泛舟锦江简直就是一个梦想,而韩冰和儿子就是这个梦的逐梦人。

抵达洞庭湖边的汉寿县。

第一天:8月27日上午,一直下着大雨,我们带着干粮、药品等必需物资,1点10分正式从碧江区大明边城划皮划艇出发,划22公里左右便到达卢家洞电站,被迫提前上岸。加上物资,一艘皮划艇大约有130多斤左右重,因岸上路太烂,拖着船走很是吃力,1公里路程,大约走了1个多小时才到码头。

“小时候一直在思考,梵净山的水究竟流向何方?”作为铜仁人,韩冰看惯了早晨起来锦江河上飘起的一层层薄雾,也听惯了傍晚时分两岸响亮起的山歌。

儿子已经长大

图片 5

图片 6

回想这20多天有太多的收获,他觉得这需要回去后好好整理,就像反刍一般。当然,旅途也带来了很多显而易见的收获,例如儿子韩泽黎。

第二天:6点起床,我们吃了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后便出发,从落鹅到漾头13公里左右,因为逆风大划得较吃力,大约用2.5小时到达漾头电站。下午1点20分从漾头出发,刚走1公里,船却在水坝200多米处因急于靠岸不小心侧翻,掉了桨、手套、眼镜等物资,幸运的是人安全,无奈只能强行上岸。但前方坡太陡,找不到前进的路,好不容易把船搬上岸时,已是下午4点,因耗力太大,实在无力继续前行,只能返回漾头休息。

很多时候,父子俩需要将船拉上一些没路的地方

在这之前,和大多数人一样,韩冰眼里的儿子永远都是小孩。然而这样的观点在出发第二天的一次翻船意外中就被颠覆。

图片 7

他诉记者,发源于梵净山脚下的这条河养育了铜仁的各族儿女。而小时候,他从老人口里得知当时乡亲们花上半年的时间,从在锦江上扎伐放排,抵达湖南卖掉后又从载着生活用品返回铜仁。

图片 8

第三天:接到朋友们通知,昨天铜仁下了暴雨,水位可能会上涨,晚上在岸上搭帐篷休息时,尽管我们已把帐篷搭建在离河较远的地方,因为在遇大雨,半夜2点水位上涨放船的位置被淹,只能赶紧把船抬到帐篷处。因担心水位再次上涨,一晚上都没能睡安稳觉,早上6点过,发现水位又涨了很多,根据情况观察,水位还会继续上涨,无奈只能再次收拾东西撤离,直到10点半,待雨停水位下降后再次出发了。在16公里左右有一个电站,必须在15公里左右的地方找到码头上岸,在拖船从陆上走到电站下游的下水点,期间我们拖船走了5.8公里的马路,最终顺利到达锦和镇新市村。

这些见闻使得韩冰从小就对锦江充满了好奇河敬畏,而锦江河到底流向何方成了埋在少年时期韩冰心里的一个谜。

划行第二天,从漾头出发刚走一公里时父子俩来到一个废弃的水坝,前方巷道呈“L”形。儿子韩泽黎在进行了简单判断后认为从坝子右侧可以同行,于是父子二人划船前往。

图片 9

图片 10

刚划出10几米的样子,水流湍急起来。原来两人刚才决定要行走的路线下方又是一道滚水坝,因视线受阻,并未及时做出预判,如若继续前行,后果不堪设想。

或许大家都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过程中他们是怎样解决生活、住行问题?

镜头中,韩冰总在儿子身后记录这沿途的美景

“调头,马上靠岸。”看到情况不妙韩泽黎立即朝父亲韩冰大喊,而自己也立即朝岸边靠了过去。

韩冰:做出这个决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很小的时候便好奇梵净山的水流到了哪里,后来听长辈们说以前运输全靠这条河,村民们把木材竹子用放伐的方式运到湖南常德,一去一回需要半年时间,长大后看地图才得知梵净山是洞庭湖的源头之一,后流入长江,在汇入大海,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梵净山的水经历了什么?养育了多少人?二是眼看儿子已长大成人,我希望以此旅行作为特别的陪伴礼物,给彼此留下一个意义深刻的回忆,同时也通过这些天的经历,从而磨炼他的意志。

后来,从地图才得知梵净山是洞庭湖的源头之一,后流入长江,再汇入大海。

图片 11

我们父子俩有3年多的划船经验,出发前我们备好了干粮和药品,经过村寨在按需补给,住宿主要是在沿江村寨周围搭帐篷。之前虽然有想过会遇到很多难题,但实际过程比想象中更难,因水电站太多,每天需要拖船的时间太长,目前最长时间一天达3小时,一路上精疲力尽,格外艰辛,但期间看到了独特的风景,领会了一样的生活和真理,帮助我解疑答惑,接下来无论多艰难,我们都会坚持到终点!

2019年8月底,韩冰经过思考,带着儿子和两艘皮划艇从锦江下水,他想和儿子一起去看看梵净山的水经历了什么?养育了多少人?

听到儿子呼喊,韩冰立刻做出反应,向岸边靠了过去。就在近岸处时,韩冰一把抓住了一根树枝,企图让船更快停下。然而,正是这一抓,使得皮划艇受力失去平衡,船翻了。幸亏韩冰经验老道,翻船瞬间再次抓住了岸边的树根,使得自己没有被急流带走。

图片 12

第一天拖船一公里走了一小时

“抓紧没?抓好......”看到父亲停在岸边,儿子韩泽黎一直在确认父亲是否安全。

后期,我们还将陆续跟进他们的旅程。

图片 13

“平时我们沟通不多”,韩冰在回忆这段时感慨的告诉记者,儿子和自己平时话不多,而当天那种父子间的呼喊和回应,其实就是父子间最强有力的对话。

韩冰有着丰富的户外拓展经验,这是他决定和儿子韩泽黎一起划船丈量锦江的资本。

这之后,又从漾头出发,再次遇见了一个水坝。

据了解,父子俩已有3年多的划船经验,儿子韩泽黎更是参加过一些大型的专业的户外皮划艇活动。

图片 14

两人出发前我们备好了干粮和药品。他们打算经过沿岸村寨时再按需补给,晚上就住在沿江搭建的帐篷里。

拖船上岸是经常遇见的事。

出行前的打算看上去很完美,但实际操作中,却涌现出很多问题。用韩冰的话讲:“之前虽然有想过会遇到很多难题,但实际过程比想象中更难”。

韩冰发现水瞒过了坝头,但应该可以前行。但儿子韩泽黎泽表示,水位已没过安全线,先稍作休整。

图片 15

为此,父子俩还起了争执。最终,拗不过儿子的韩冰只好听从了韩泽黎的意见,短暂休整,水位稍微下降后才继续前行。

8月27日上午,铜仁一直下着大雨,韩冰带着干粮、药品等物资,1点10分正式从碧江区大明边城划皮划艇出发开始了第一天的划行,22公里后到达芦家洞电站。

图片 16

据了解,芦家洞水电站水库几年前经过扩建后正常蓄水位达到244.3米高程,库区总库容达到3433万立方米。

沿岸,父子俩休息时在晒稻谷的宽阔地合影。

对此,父子俩只好被迫提前上岸。装载着物资的皮划艇大约有130多斤,又由于因岸上路太烂,1公里路程,两人大约花了1个多小时才抵达下方最近的码头。

事后,韩冰认为,当天儿子的观点是正确的,如果强行下水,必然带来更大的安全隐患。同时,韩冰也告诉记者,上述两件事情,两次判断,尽管当中还出现了一次错误的判断导致翻船,但他发现儿子已经长大,已经能独立的去处理一些紧急情况。

图片 17

在他看来,这是这次旅途中最大的收获。

据介绍,第一天两人把宿营地扎在鹅滩边上的码头,那一夜父子俩在帐篷里酣睡。

这个小镇 很多人去过铜仁

第二天翻船男人间的对话很微妙

一路上,码头上扎两个帐篷,这就成了父子俩的宿营地。

第二天6点,父子俩吃了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后便出发。从宿营地往下一个目标地——漾头出发。

出发第8天,晴空万里。两人在湖南省麻阳县境内划行了25公里抵达一个叫杨家坪的小镇,小镇沿江而建,镇上的码头较大。父子二人经商议决定就在码头上暂作休整。这个码头与之前到过的地方有些区别,因为离岸上的人家比较近,二人的到来吸引了镇上居民的关注。

这段距离约为13公里,但由于逆风,且当天河面的风较大,父子两人划得较吃力,大约用2.5小时到达漾头电站进行休整,再次出发,不料突发情况又袭来。

图片 18

图片 19

父子俩感叹了大好河山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拖着船走很是吃力。杨家坪的傍晚,孩子们到河边来游泳。

“不小心船翻了”,韩冰介绍,当天下午1点20分从漾头出发,刚走1公里后两人遇到了一个“L”形的河段,下游是一个废弃的水坝。

“铜仁我比较熟悉”,傍晚时分,一个30来岁的年轻人主动和父子俩攀谈起来。谈话间,年轻人得知二人是铜仁人后显得较为热情。

“可以走”,韩泽黎在船里喊着父亲示意,从水坝的一侧应该可以走。

原来,小伙子知道铜仁,而且当天也才从铜仁办事回来。小伙感叹,铜仁的变化太大,上一次到铜仁时大约在3年前,而这一次再去铜仁时已完全变样,很多先前熟悉的地方已有所改变。

然而,当两人刚朝前划了一段距离之后水流突然变得湍急起来。

原本父子俩觉得这个年轻小伙的铜仁情节只是巧合,不料在同来到码头的多人聊过后发现,这里的人都很熟悉铜仁,而且几乎都去过。

图片 20

图片 21

“调头,马上靠岸”。韩泽黎再次朝着父亲大喊,同时他自己划着船靠了岸。

杨家坪镇码头上,父子俩的宿营地。

听到喊话的韩冰也立即朝近岸划去,由于急于靠岸,他一把抓住了岸边的树枝。这个办法对于停船是有效的,但也正因如此,水流把船冲得横了起来。

经过询问才知道,多年前,杨家坪的很多人都在铜仁做废品收购的生意,大多数人也挑着担子在铜仁走街串巷的招揽生意,对铜仁熟悉得很。

噗通......受力不均衡的船身被水打翻,韩冰也掉进水里。

“去我家吃饭”,到了饭点,一位来到码头叫父子俩人去吃饭。韩冰几番推辞,但盛情难却,最终还是到大姐家吃了饭。

“他朝我大喊了几声”,韩冰说,自己掉下水时,又抓住了岸边的一些树枝才停了下来并在儿子的帮忙下上了岸。

后来,韩冰才知道,先前这位大姐到码头时已邀请了父子二人回家吃饭,但两人却只是告诉大姐,已经带了干粮。不料,大姐回家后就为父子二人煮饭炒菜。

图片 22

韩冰告诉记者,那一餐饭时他们出发后吃的最可口的一顿,而为了感谢这位大姐,韩冰父子在大姐家的小卖部前请镇里的人喝饮料,同时也把第二天需要的物资补齐。

“抓好了没?.........抓紧了没..........”整个过程中,儿子一直在大喊自己。

图片 23

韩泽黎也回忆,当时自己的船还未停稳,但每隔几秒钟,自己就会大喊父亲,并确认他是否抓牢。

韩冰的本意是,这样心里才会平衡些。

韩冰告诉记者,自己和儿子的话不多,但当时儿子对自己的大喊却让这样的男人间的对话变得很细腻。

29天的行程里,韩冰认为用一句谚语来形容最为恰当: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韩冰告诉记者,旅程中太多美丽的画面在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铜仁出发,水面变得越来越大,而山变的越来越矮。这些从小在书本上学到的关于水系、山地、丘陵等知识得以亲眼验证。

图片 24

而尤其是进入湖南境内后,他发现湖南境内的码头村落大多都要比我们贵州境内的沿江村寨要繁华得多,他认为这是因为当时湖南境内的水上交通远比贵州发达所致。

当天,父子两人只好强行上了一处陡坡,又好不容易把船搬上岸时。此时,已是下午4点,两人体力耗力实在太大,无法再继续前行,只能返回漾头休息。好在当天的侧翻只是虚惊一场,除了桨、手套、眼镜以及一些物资都被水流冲走,父子两人并无大碍。

24日,抵达汉寿县金菱村附近后,父子两人上岸,由于离家太久,二人当即决定立即乘车返程。

9月2日,已是父子俩水上之旅的第七天,有了前面几天的经验,父子最近四天,尽管还是出现了很多小的状况,但总体行程还算顺利。

图片 25

拖船、侧翻,耗尽体力......据韩冰介绍,几天下来,这样情况太多。

尤其是侧翻之后,儿子每到一处疑似有危险的河段时,都靠岸,然后找到岸边熟悉水情的人进行咨询,没人的地方,两人则拿出航拍器材前去探路。

“原来我们预计15天就能抵达”,韩冰告诉记者,根据目前的情况,两人抵达洞庭湖的距离将延期。

本文由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父子俩感叹了大好河山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拖

关键词: